传承与创新--纪念著名电影录音师吕宪昌逝世20周年座谈会在我院举办
发布时间: 2014年9月19日
为了缅怀吕宪昌老师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一生,传承吕老师对中国电影声音事业的期望,创造出中国电影声音事业更加美好的未来,中国电影家协会声音艺术工作委员会在我院科研信息化处以及录音系的大力支持下,于2014年9月7日在我院隆重举办了“传承与创新——纪念著名电影录音师吕宪昌逝世20周年座谈会”。
2014年9月7日是中国著名电影录音大师吕宪昌老师逝世二十周年的纪念日。在吕宪昌老师告别我们之后的20年间,中国的电影产业以及电影声音的创作、制作和工艺,都取得了很大的甚至是飞越式的进步。电影录音已经从模拟时代步入到了数字化的高科技时代。而这飞越式的进步,是在以吕宪昌老师为代表的老一辈中国电影声音工作者所开创的开拓进取的大道上,在他们精神的激励下,我们一代又一代的电影声音工作者不断向前、不断推进着中国电影声音行业的发展与繁荣所取得的重要结果。
为了缅怀吕宪昌老师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一生,传承吕老师对中国电影声音事业的期望,创造出中国电影声音事业更加美好的未来,中国电影家协会声音艺术工作委员会在我院科研信息化处以及录音系的大力支持下,于2014年9月7日在我院隆重举办了“传承与创新——纪念著名电影录音师吕宪昌逝世20周年座谈会”。
座谈会由中国电影家协会电影声音艺术工作委员会首任会长、我院录音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一级录音师姚国强主持。声音艺术工作委员会名誉会长、延安电影团老同志、八一电影制片厂主任录音师李彦,声音艺术工作委员会名誉会长、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国家一级录音师郑春雨,声音艺术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会长、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国家一级录音师陶经(我院校友),声音艺术工作委员会副会长、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国家一级录音师詹新(我院校友),声音艺术工作委员会副会长、中影股份公司电影数字制作基地后期分公司副总经理、国家一级录音师吴凌(我院校友),声音艺术工作委员会副会长、广西电影制片厂国家一级录音师林临(我院校友),以及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副主任、电影声音艺术工作委员会副会长李倩,我院科研信息化处处长刘军研究员,声音艺术工作委员会秘书长、我院科研信息化处柳宏宇副编审,北京电影制片厂前党委书记何希曾等近30位来自上海、广西、北京、“八一”等全国各地的中国电影声音界的著名专家、艺术家,以及我院电影声音专业的博士生、硕士生也一同出席了本次座谈会。
吕宪昌老师的夫人、北京电影制片厂离休录音师傅英杰及女儿吕建华也应邀出席了座谈会。
座谈会主要围绕着吕宪昌老师的生平、嘉宾致辞缅怀等主题展开。
一、从凡人到大师:吕宪昌生平介绍
名誉会长郑春雨饱含着深情,首先介绍了吕宪昌老师的生平事迹概况。接着,与会嘉宾共同观看了由郑春雨编辑制作的一部短纪录片。这部短片概述了吕宪昌老师几十年间,数次创建中国人民电影几个录音基地,以及在几十年间参与中国电影声音艺术创作和录音制作工作中不断革新、不断创造的精彩内容。嘉宾们透过一幕幕感人至深的历史画面,看到了吕宪昌老师作为新中国电影声音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者之一,为新中国电影声音事业所作出的巨大努力和业绩,并以此深切缅怀吕宪昌老师平凡而又不平凡一生。
吕宪昌,1925年4月27日出生于辽宁安东(今丹东)。1944年2月在长春毕业于伪“满映”养成所。1945年参加革命,投身人民电影。1945年任东北电影公司(1946年改为东北电影制片厂)录音科科长兼录音师。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4年,吕宪昌参加“中国电影工作者赴苏实习团”赴莫斯科进修电影录音及录音工程,1956年修业期满随团回国。先后任北京电影制片厂录音师、录音工程师、总录音师。1994年9月7日在北京辞世,享年69岁。
从影半个世纪,吕宪昌先后完成了电影录音作品50余部,并在国内外获得了电影录音专业奖项。他还著有数十万字的专业文著和译著。几十年间,他先后主持了人民电影兴山(今鹤岗)录音基地、长影录音基地,特别是北京电影制片厂前后三次搬迁录音基地的建设工作。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中,他培养的许多学生遍布于全国各地,成为了各有关省市电影制片厂录音工作的骨干力量。
从1945年投身人民电影的那一天起,无论是在创建兴山基地的岁月中,还是在拍摄新中国早期故事片《桥》、《中华女儿》、《光荣人家》的日日夜夜里,以及在我国第一部宽银幕立体声影片《万水千山》的录音工作中,在新中国建国十年大庆的献礼影片的创作中,在拍摄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影片的工作中,在拍摄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龙江颂》影片的工作中,在中日合拍《一盘没有下完的棋》的工作中……,或者在国外获得录音专业奖项的时刻,在他的那个年代,吕宪昌总是走在新中国电影录音工作的最前列。
吕宪昌几十年的专业历程就是新中国电影声音工作的缩影,是新中国电影录音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小米加步枪”走向现代、走向世界的历程。或许可以借人们常用的模式说一句话:吕宪昌为新中国电影声音工作所作的贡献,是无论如何评价都不为过的。吕宪昌是新中国电影声音工作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
二、从传承到创新:致辞缅怀吕宪昌
与会嘉宾李倩、刘军、姚国强、李彦、詹新及陶经等人分别代表了中国电影家协会、北京电影学院科研信息化处、北京电影学院录音系、南方北方电影声音业界以及中国电影声音艺术工作委员会都向座谈会做了美好和诚挚的发言。
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副主任李倩代表中国电影家协会在致辞中指出,本次座谈会的精心策划和圆满召开,体现了中国电影家协会承前启后、继承人民电影队伍革命先烈和前辈们的革命遗志和优秀传统,为中国电影声音的发展进步共同努力的宗旨和精神。并诚挚希望与会的老前辈们勿忘自己永远是人民电影队伍中的一员,要与年轻人一同参加学会的活动,共同为电影声音艺术委员会的工作贡献一份力量。
北京电影制片厂前党委书记何希曾代表北影厂的老同事们发言。他首先回忆了1955年作为“中国电影赴捷克斯洛伐克实习团”的成员,第一次在莫斯科见到吕老师的情况,并谈到吕老师1945年投身于电影录音事业以来,就把创作高质量、高水平的电影声音作为自己毕生的信念与追求。在日新月异的技术发展过程中,他始终引领高、精、尖的潮流之先,成就蔚然。面对不断变化的复杂状况、资源材料的短缺和录音工作遇到的不断挑战,他使之细化成一个个具体的课题,冷静细心地提出了一个个针对性很强的应对方案。单声道时期,在一次近千人大合唱和两百人的乐队的歌舞影片录音中,在打击乐音量无法控制、又加入了庞大交响乐队的京剧影片录音中,吕老师和他的团队通过精确计算和成功的布局,科学地为各种音响定位,并最终录制出了令人赞叹的音乐和戏曲影片。立体声的出现更让吕老师对于电影声音的期望得以充分的实现。在我国首部宽银幕立体声电影《万水千山》的录制中创出了佳绩。几十年来,他创作了无数个第一次。他的声音创作作品在各个时期都是名副其实的中国特色。他身上的敬业、创新、学习、传承精神都值得每一位声音工作者认真学习。他一生的从影经历就是新中国电影录音专业发展的编年史,他是我国所有为电影录音事业而辛勤奋斗的录音工作者的代表。他的一生就是一个时代的永远的旗帜。
北京电影学院科研信息化处处长刘军认为,吕宪昌老师的一生,经历了解放前中华民族惨遭帝国主义列强蹂躏的黑暗时期以及解放后新中国迎来了曙光的光明时期,他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胜利。他不仅热爱新中国的电影声音事业,团结同志、关心培养年青一代,而且在中国电影声音艺术的创作中不断地充实自我,积极钻研业务,以强烈的爱心和很强的业务能力,赢得了中国电影声音界的一致好评,受到了大家的尊敬和爱戴。刘军还指出,中国电影家协会声音艺术工作委员会举办的纪念活动,为今后的类似活动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传承范例。不仅让中国新一代的电影声音人能够近距离地了解一位艺术大家的一生,知道他是如何经过不懈的努力完美地度过的。他还寄望年轻一代能通过此类活动,在今后的电影声音艺术创作中传承前辈遗留的人文精神,为中国观众创作出更多更好的电影艺术作品来。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姚国强则代表北京电影学院录音系进行了发言,他从高校录音专业的学科建设、人才培养等方面介绍了北京电影学院录音系在电影声音领域中所取得的不凡成就。他认为这些教育成果是在吕宪昌老师等前辈当年创建的基础上不断地进行总结和发展而取得的。
八一电影制片厂前录音车间主任李彦同志,是当年我党第一个电影机构——延安电影团的老同志,也是当年代表八一厂在北影向吕老师们学习电影录音的老朋友。他代表北方电影声音界的同仁们表达了对吕老师的敬重之意。他通过自己与吕老师一起经历的几件事情,肯定并赞扬了吕老师刻苦钻研、坚持不懈的品质与精神。他谈到有一次一部电影中的马蹄声没有录好,由于时间紧迫,吕老师在录音棚内二话不说就脱下自己的上衣并用手拍打自己的身体,通过这样的录音方式又快又好地模拟出了马蹄的声音。这种对录音事业的专业精神与敬业的态度尤其值得我们学习。从兴山基地开始,无论在哪个年代、哪个单位,特别是随着数字技术的出现,吕老师总是大量地阅读并翻译出国內外的技术资料并撰写出关于录音技术新动态的文章,为推动我国电影录音事业的进步,不断地做出了无尽的贡献。
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国家一级录音师詹新首先代表南方电影声音界的同仁们,以及吕老师的生前好友、中国电影家协会声音艺术工作委员会名誉会长、上海电影制片厂国家一级录音师冯德耀先生,向吕老师的夫人傅英杰女士表达了衷心的问候,以及他对吕老师的追忆,向我们展示了一代电影声音大师平易近人、热情友好的一面。詹新回忆道:“吕老师对外厂来北影学习的年轻人从不摆架子,总是热心指导。我们厂的冯德耀老师一提到吕老师就夸他,说他的为人非常好。他无私地给了我们很多专业方面的指导和人生的教育,让我们在北影大家庭中的学习中感到非常温暖。”
现任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著名国家一级录音师陶经代表中国电影声音艺术工作委员会也表达了对吕老师等一批德高望重的电影声音巨擘开拓进取的精神。吕老师在从影的半个多世纪以来,完成了大量的电影声音艺术作品,并在国外获得电影录音的专业奖项,还著有数十万字的专业文著和译著,主持了人民电影兴山录音基地、长影录音基地特别是北影等三次录音基地的重大建设工作。陶经特别强调了吕老师积极投身于教育事业、倾注一辈子的心血培养出了许多学生,后来都成为了国内各省市电影制片录音工作的业务骨干,为新中国的电影声音事业发展注入了新鲜血液的业绩。正是吕老师这样的一种专业精神,一直激励着之后的电影声音工作者、包括他自己不断地在推进着中国电影声音行业的发展与繁荣。
接下来,北京电影制片厂89岁的离休老录音师、延安电影团的老同志张家克、91岁高龄的北京电影制片厂离休老录音师陈嬿嬉,以及贾士洁、王希钟(1954年与吕老师一同赴苏学习的同学)、蔡明、任善普、苗正明、蓝帆、来启箴、王大文、梁桂枝、陈慧媛和魏俊华等一大批老电影声音艺术家和吕宪昌当年的学生们也都纷纷发言,共同缅怀了吕宪昌老师当年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业绩。谈到动情之处,有时候都会声音哽咽、热泪盈眶、不能自已。
最后,吕宪昌老师的夫人、北京电影制片厂离休录音师傅英杰发言。她首先感谢中国电影家协会声音艺术工作委员会在吕宪昌逝世20年的纪念日里,召开了这样一个隆重的座谈会,与她一起共同度过这个难忘的日子,让她心里充满了感激之情;其次,她认为吕宪昌的一生对国家、对人民所作出的贡献是应该的,也是吕宪昌一生的追求。她希望大家在缅怀吕宪昌的同时,更重要的是把中国电影的声音事业搞的更好、搞出水平。这样吕宪昌报效祖国的愿望就能更好地实现。
三、从梦想到现实:把中国电影声音事业搞好
在与会嘉宾交流发言结束后,座谈会主持人姚国强总结道:吕老师虽然离我们已远去20年了,但是他的音容笑貌将长久留在我们后辈的心中。他的宽厚美德、他的勤劳睿智、他的敬业风范将永远成为大家学习的典范,成为后辈工作的精神动力。他那种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人文精神,他那种脚踏实地、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严于律已、为人师表的风范,将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可以说,吕宪昌老师的一生,是为新中国电影声音事业奋斗的一生,是光明磊落的一生。
因此,下一个阶段我们中国电影家协会声音艺术工作委员会的主要工作,就是要学习吕宪昌老师的精神,围绕着提高中国电影声音艺术创作和中国电影录音制作水平开展工作,围绕着提升中国电影声音学科教育水平而努力奋斗,争取把中国电影声音事业搞的更好,以告慰老一辈的电影声音工作者,告慰我们敬爱的吕宪昌老师!
吕宪昌老师,我们心中永远的旗帜!
文字撰写:吴丽颖(北京电影学院录音系2013级博士研究生)

吕宪昌老师(1925-1994)
吕宪昌在电影后期创作中
吕宪昌在电影后期混录中
吕宪昌与各地同行专家在一起
吕宪昌和夫人傅英杰在一起
返回列表
北京电影学院 科研信息化处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4号|邮编:100088
-
“扫一扫”访问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访问微官网